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 >>職工原創
老家的棗樹
作 者:蘇惠
來 源:邢臨高速
添加時間:2020-09-26

老家的院子裏種了兩棵棗樹,每年秋天,我和父母都會回去打棗,每一次都是滿載而歸。

父親說,那還是他小時候爺爺種的呢,到現在都有幾十年了。兩棵棗樹的品種不一樣,一顆叫“核桃棗”,長得又圓又大,吃起來軟綿綿的。一顆叫“辣椒棗”,長長的,像個肥肥的紅辣椒,口感脆爽酸甜。“核桃棗”是留著曬幹做麵食用的,而“辣椒棗”是為了解饞現吃的。如果“辣椒棗”吃不完,還可以用來做棗罐頭。

我最喜歡的就是在樹下撿棗吃,每次打棗的時候,嘴饞的我都會跑到樹下,把又大又紅的放進嘴巴裏。有時還會被樹上掉下來的棗砸到腦袋,一邊摸著頭,一邊​繼續吃,所以奶奶經常說我一看到吃的就什麽也顧不得了。

打下來的“核桃棗”會被放到奶奶家的屋頂上麵曬幹,每天還得去把裏麵爛掉的撿出來,經過層層篩選,最後留下的就是製作美食的材料了。而“辣椒棗”呢,我們會把它們清洗幹淨,讓上麵的水分蒸發掉,再放入酒裏沾一下,最後放入一個密閉的玻璃瓶中,蓋好蓋子後還得蓋上一層塑料袋,用繩子係緊,一定要確保不會進入空氣,不然裏麵的棗就會爛掉。而我最期待的就是過年時打開蓋子的那一刻,一陣香氣撲鼻,既有酒香,也有棗的清香,這可是人人都喜愛的一道美味佳肴。

一進入冬天,母親就開始用曬幹的棗來製作各種美食,蒸棗卷,棗花,粘窩窩,用上家裏燒火的大鐵鍋,一鍋吃上好幾天,暄軟香甜,十分美味。

幾十年了,這兩棵棗樹依然十分茂盛,樹上掛滿了“紅果子”,它不僅有著兩代人對童年美好時光的回憶,還早已成為我們家的一員,守護著我的老家。雖然我們早已搬到縣城很多年,但是因為有它,我們才有了牽掛,才會保留著老家的房子,因為心裏知道,它也在等著我們回去看它。

分享    
(點擊數:38)
上一篇:已經是第一篇
下一篇:已經是最後一篇